54岁山村教师坚守讲台34年

作者:可靠的澳门网投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24 23:53    浏览:101 次

[返回]

  上归里,一个诗意的名字,却是一个深居大山的贫困侗寨。

图片 1肖开兴老师给三个学生逐一辅导功课

  吴浪,上归里一名普普通通的代课教师。坚守大山22年,为山村培养学生200多名,其中30多人考上大学。

图片 2城固五里坝教学点,每天晚上,肖老师都要借着教室里灯泡发出的昏暗光线备课图片 3肖老师的妻子贾素清用鼎罐为学生们蒸米饭图片 4伴随着孩子们的国歌声,五星红旗在这座只有4名师生的五里坝教学点冉冉升起

  “我想让更多的山里娃飞出大山,去接受更好的教育。”吴浪说,他会跟妻子一起坚守,直到最后一个学生毕业。

伴随着孩子们的国歌声,五星红旗在这座只有4名师生的五里坝教学点冉冉升起

  带着初心踏征程

五里坝——城固县最南端秦巴山区深处一个小山村,交通十分不便。

  上归里坐落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大山深处,是一个以吴姓为主的侗族村寨,共有161户、713人,其中贫困户58户、273人。经年的贫穷曾让村里陷入这样一个怪圈:越穷越不重视教育,越不重视教育就越穷。

在一条鲜有行人的崎岖山路上颠簸2个多小时后,转过山梁,远处望去,几座瓦房点缀在大山深处的一块小平原,一排房子后面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很是醒目,这就是城固县二里镇大盘中心学校五里坝教学点——一个仅有3名学生和1名教师的学校。

  “这里自然条件差,人均只有几分地,还缺水;距乡镇、县城又远,过去交通不便,出一次山进一次城,要走好几个小时。”村民组长吴芝坤表示,村民普遍不重视教育是贫穷恶性循环的根源。

54岁的肖开兴就是这里唯一的教师。

  吴浪就是上归里人,其父亲过去也是一位教师,在上归里小学任教。在吴浪看来,作为教师的父亲,在教育方面也存在“狭隘”思想。

复式教学

  “父亲不让我姐读书,他觉得女孩子读书没有用。村里的很多女孩也因为受这种思想影响,从小就失去读书机会,最多也就能读到二、三年级。”

仨学生3个年级一同上课

  吴浪决心改变现状。1993年初中毕业时,父亲还是上归里小学校长,学校当时缺老师,他就主动帮助父亲教学。

10月25日,三名同学坐在教室里上自习,肖开兴正在逐一指导。

  “上了一段时间课,因为我有激情,教学有些技巧,学校为了补充师资力量,从1996年开始,连续两年通过‘自请’的方式让我教书。”吴浪说,渐渐的,他爱上教师这份职业,并于1998年向教育部门申请,正式加入代课教师的队伍。

“去年两个学生随父母打工走了,现在只剩下3个学生了!”肖老师说,由此“五里坝初级小学”也被上级部门更名为“五里坝教学点”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袖珍学校”。

  他说,让更多的孩子读书,尤其是让女孩子读书,从而飞出大山、改变命运,就是他从事教育的初心。

“这里通往二里镇有近50公里,到大盘中心学校有30公里,其中26.5公里都是盘旋在山间一车宽的砂石土路,交通十分不便。”肖老师说,“为了五里坝村的孩子能就近入学,这所学校也就存在至今。”

  坚守大山志不移

6岁的朱蓉蓉上一年级;7岁的邱雍是学校唯一的男孩,上二年级;8岁的杜婷上三年级,明年她将去镇上读四年级了。每一堂课肖老师都“复式教学”,同时教三个年级的3名学生。

54岁山村教师坚守讲台34年。  吴浪正式成为代课老师时,上归里小学还是一所完小,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共有97名学生、5位老师,他和父亲组成了“父子档”。

10月26日早上9时50分,营养餐做好了,菜豆腐、腊肉、萝卜,三个菜,“每次做饭我都要问问3个小家伙想吃啥。”肖老师的妻子贾素清说。今年5月1日学校开始实行营养餐,肖老师说:“我平时带这3个孩子上课,我妻子就成了炊事员。”

  “父亲身体一直不好,1998年就申请病休,但因为人手紧张,他就一直顶着,直到2004年才正式退休。”吴浪说,当时学校条件艰苦,外来老师居无定所,洗衣服的水要走半个小时山路去挑,因此没人愿意过来。

杜婷跟着肖老师读了三年书,“肖老师对我们可好了,教我们文化,和我们一起玩耍,遇到大人不在家,我们都在肖老师家吃饭,他对我们就像对自己的孩子。”杜婷说。

  但吴浪不管这些。他边教书边挨家挨户给村民做思想工作,一遍又一遍地宣传教育的重要性,力求让更多的孩子上学,摆脱贫困。而那时的吴浪,每月领着几十块钱的工资,拮据度日。

选择坚守

  “2005年以后,村里有人出去打工,妻子也劝我一起出去,但我拒绝了。”吴浪说,“不能向钱看,而是要向前看。”

54岁山村教师坚守讲台34年。让乡亲不再吃没知识的亏

  吴浪坚持留在村里教书,妻子只能一人外出务工补贴家用。

肖开兴是土生土长的五里坝人。上世纪70年代,村民居住分散,不通公路、不通电,通讯只能靠口传,全村识字的人寥寥无几。

  他更加用力用心教书,还兼做村里扫盲夜校的老师,用侗语和普通话“双语”教授妇女、老人读书识字。

1978年,高中毕业后,肖开兴放弃了走出大山去当兵的机会,回到了五里坝,做了民办教师。面对亲友的不解,他说:“我要把我所学的知识传授给山里的孩子,让家乡人不再吃没有知识的亏。”

  2012年实施“撤点并校”政策后,上归里小学虽得以保留,但师生大量流失。学校从一所完小逐步变成了只有幼儿园和一、二两个年级三个班共39名学生的教学点,其他几位老师申请调走,学校成了他“一个人的学校”。

肖老师在五里坝乡庙沟教学点一教就是8年,他又辗转邱家山、倒角坪、黄龙洞等教学点教书。

搜索